该文章为2016年清华法学院毕业典礼教师代表劳东燕致辞

此刻,站在这里,我的心情几乎与在座的同学一样,有一些兴奋,又有一些惶恐,还带着浓浓的离愁别绪。兴奋的是,我终于获得了在法学院毕业典礼上致辞的机会,要知道,这可是六十多年才一遇的机会,按照惯例,每年的毕业典礼上由老师轮流来致辞,而我们院里有六十多位老师。惶恐的是,我既缺乏足够的睿智与智慧来教导大家,未来的人生道路该怎么走,也欠缺必要的犀利与深刻,让自己的致辞发人深省;同时,打温情牌也并非我的擅长,我更无法给出各式幽默的笑话或网络雷词,让大家的在愉快的笑声中渡过这十几分钟时间。

每年的毕业季,空气中都充满了离愁的味道。今年,于我而言,这一份离愁显得更为强烈,因为我担任班主任四年的法2同学也要离开清华园。四年弹指一挥间,我在模拟法庭给法2新生讲话的情景还历历在目,一转眼就到了说告别的时候。看到当初青涩懵懂的少年,如何蜕变成自信沉稳的青年,我在感伤的同时也备感欣慰。四年之中,我一直希望对所有同学都平等且一视同仁,但客观上与一些同学交流较多,与多数同学则私下接触比较少。这主要与我的个性有关,比较拘谨与被动,没有与同学们打成一片的亲和力。在此,我要致以歉意,我本来应当也能够给予更多同学以积极的关心的。同时,要向所有法2同学表达歉意的是,我的《刑法总论》的试卷出得难了一点,这个课程给出的分数,估计是所有课程中最低的。大部分同学的成绩都是在七、八十分之间,因此拉低了同学们的学分绩,作为老师,我深表歉意,虽然以后我可能还是忍不住会出这么难的试卷。

离别之际,总是有一些话要送给诸位同学,或激励或提醒或奉劝,这也是毕业致辞的基本功能之一。几经斟酌,我想把胡适先生的一句话送给诸位,也送给我自己:“学一点防身的本领,努力做一个不受人惑的人”。

先说“学一点防身的本领”。各门专业课上,对法律人思维的培养,对体系性思考、法律解释能力以及推理能力的强调,便是为了让诸位同学为“学一点防身的本领”打下必要的基础。这方面,清华法学院一直做得非常出色,我们的同学在疑难案件的解决能力与技术上,比很多法律院校的毕业生要强出不少。张明楷教授有一句名言,大意是立法不是被嘲笑的对象,与其嘲笑立法,不如反思自己的解释能力。解释能力是法律人的看家本领,同样的法条,受过法律训练的人能够解读出更多的内容。“学一点防身的本领”要求大家,在学校努力学习,走上社会后认真做事。在每一个职位上,对于交给诸位的每一项工作,不管喜欢不喜欢,我都希望,你们能够认真对待,并尽量地做到最好,至少是做到合格的程度。强调努力学习与认真做事,不是为了追求世俗意义上的成功,而是为了你们将来有更多的选择自由。倘若有一天,你们觉得周遭的环境不适合自己,有一点防身的本领,至少让你们不至于失去“仰天大笑出门去”的豪气,无需一味地忍耐或者委屈自己,仰人鼻息地过上一辈子。

再说“努力做一个不受人惑的人”。胡适先生一生都强调,要“多研究些问题,少谈些主义”。这是因为,任何主义都会有一定的蛊惑性,在接受某种主义的同时,如果不进行必要的反思,多半会成为一个“受人惑的人”。 “不受人惑”意味着要具有独立的判断力,不轻易相信任何灌输的东西。大学中的博雅教育或通识教育,便是为了让诸位同学不受人惑。我在课内课外反复强调,尽量去旁听一些人文社科方面的课程,多读一些人文社科方面的书籍,多了解一些包括哲学、政治学、社会学、经济学、历史学、文学等学科在内的知识,并设法将这些知识内化为自己的修养,其意也是如此。必须承认,相比于专业训练,在清华法学院,博雅教育这一块做得不算太成功。要想“不受人惑”,只是在学校里学习相关知识还远远不够,进入社会之后,诸位同学需要继续花时间与精力去思考这个问题,并适当关心一下政治。很多人可能觉得政治离自己很遥远,所以不关心政治,但是要知道,政治是从来都是不会忘记关心我们的。关心政治的终极目的不在权力,而在自由;所以,政治虽然是少数人的职业,却应该成为每个人的副业。说到底,“不受人惑”意味着成为一个真正的公民,意味着拒绝被塑造为顺民。什么才是真正的公民呢?我非常认同这样一句话,能独立地表达自己的观点,却不傲慢,对政治表示服从,却不卑躬屈膝。能积极地参与国家的政策,看到弱者知道同情,看到邪恶知道愤怒,我认为他才算是一个真正的公民。

对于法律人而言,要实现“学一点防身的本领,努力做一个不受人惑的人”的基本目标,诸位同学必须要注意四点:

  1. 做一个正常的、有人性的人。国内的左派之所以惹人讨厌,就是因为他们一面说北朝鲜与前苏联的体制有多么美好,另一面去将自己的孩子送到美英德法等西方国家去留学,甚至让妻儿都移民到那里。一切有真诚信仰的人,都值得尊重。但是,正能量的嘴,负能量的心,打着某种连自己都不相信的主义的名号,做各式的政治投机,愚弄人们,这样的人最终都会沦为历史长河中的跳梁小丑。
  2. 守住共同的底线,能够做出合理的价值判断。民主与专制,法治与人治,自由与奴役、宪政与专权,究竟哪个值得追求,没有什么可争论的余地。正如有学者所指出的,在中国社会,共同的底线不是左、右派各自坚持的“公平”与“效率”的折中调和,也不是在“自由太多”与“福利太多”之间,寻找“既非自由放任,也非福利国家”的第三条道路,而是争取最低限度的自由权利与社会保障。这是现代文明的基本价值共识。奴隶制再怎么有效率,都不可能为现代文明所接受,因为它背离自由的设定,强迫他人处于被强制的地位。希望诸位同学走出学校之后,能够多读一些历史书,尤其是中国的近代史与现代史方面,设法多了解一些国外真实的情况,在此基础上,对什么是应当坚守的底线做出自己的判断。在他人面对不公时,或许不能期待我们自己成为英雄式的人物,但至少可以做到不为虎作伥;即使没有勇气挺身而出,至少可以给予道义上的支持。这是做人需要坚守的底线。一个没有底线的社会,会是一个极端溃败的社会,我们已经在文革中见证过这样的溃败。同时,一个守不住底线的个人,也必然会有一个不断堕落的人生,因为每往下跨出一步,下一步就会变得更加容易,直到最后完全无底线可守。
  3. 认清中国社会的发展潮流,将自己的优秀与推动社会的进步结合起来。唐德刚先生曾说,中国要花两百年左右的时间才能走出历史三峡,转型成为一个自由、民主与法治的国家。从1840年起算,离两百年已经没有多少时间。要相信,中国社会一定会走出这个历史三峡。在此过程之中,请求诸君务必将自身的优秀与推动社会的进步结合起来。优秀并不仅仅意味着成为行业(尤其是主流行业)的精英,优秀意味着担当与责任,意味着顺应社会发展的历史潮流,而不是逆潮流而行。对于今天的中国而言,我们需要的是积极推动中国社会顺利通过历史三峡的各路精英,清华法学院如果希望对中国的法治事业有所贡献,理应将培养这样的精英视为自己的责任。
  4. 掌握法律技术很重要,同时要时时谨记,技术说到底是为合理的价值判断服务的。作为一个合格的法律人,同时也作为一名公民,诸位同学既要熟练掌握各类法律技术,也应当具备独立的思考与判断能力。请不要觉得个案正义不重要,尤其在敏感的或者有重大影响力的个案中,要能够做出合理的、符合时代精神的价值判断,并且有能力运用所学到的法律技术,来实践与推进这样的价值。在我看来,将技术玩弄于股掌之间,却无法做出或者故意地无视合理价值判断的人,根本就是没有灵魂的专家;反之,能够做出合理的价值判断,却无法通过法律技术来贯彻此种价值判断的,并非合格的法律人,充其量只是愤青一个。合格的法律人,必须能够将高超的法律技术与合理的价值判断结合起来。

诸位同学就要离开清华园,从此各奔前程,需要直面更加复杂的社会环境与人事环境。在平时的为人处世上,我有三点奉劝:一是请诸君拓宽自己的人生格局,少计较,少抱怨,有负面情绪很正常,但还是应该积极地去做事。要将时间与精力放在不断增强自己的实力(包括内心的强大)上,而不是虚耗在单位的人事争斗中。二是如果内心认为自由、平等、博爱值得追求,请把这些思想贯彻于自己的日常生活之中,不要说一套做一套。三是处理好坚守原则与懂得妥协之间的关系。年轻的时候我会喜欢海瑞,喜欢他的固守原则,欣赏他的绝不妥协。到现在这个年龄,海瑞再难成为我欣赏的对象。抛开他迫使五岁的女儿为所谓的贞洁(只因为接受男童递过来的糕点)而活活饿死的事例不论,他的一生中从未做成过什么事情,只是被当作一个虚幻的道德标兵。现在的我,肯定更欣赏张居正,更欣赏林肯,虽然他们并非通常所说的圣贤人物,有着普通人一样的缺点与弱点。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电影《林肯》讲的是林肯生命中最后的一段时光,为了使宪法第十三条修正案(即著名的废奴条款)得以通过,林肯不惜一切代价,他愤怒、沮丧、流泪,甚至使用三名说客,用贿赂的方法劝说民主党成员。我当然不是要鼓吹为达成目的不择手段,而只是想告诉诸位,要合理处理好原则与妥协之间的关系。很多时候,妥协是为了更好地实现对原则的坚守。

作为女性,我还想与在座的各位女生说一句:请努力去做勇敢而有担当的女性。我们最重要的身份,不是某个人的妻子或孩子的母亲,而首先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应该有勇气去冒险,去追求自己的梦想。相信很多女生都看过美剧《傲骨贤妻》,这部美剧讲的是,一名经受丈夫背叛与公众羞辱的女性,如何开始自己新的生活,从而重新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故事。这个剧提醒我们,“任何时候都不要指望婚姻拯救一个没有进步的你。”婚姻的最大意义不是忠诚,而是成人之间伟大的友谊:“彼此不渗透、不求证、不表忠心,以专业收获尊重,以人格取得信任。伟大的友谊不是事无巨细地参与对方的生活,而是在惺惺相惜中保持和而不同。”法学院的各位女神,祝你们在未来成为更好的自己;同时,也请法学院的各位男神,在以后帮助你们的另一半成为更好的自己。

最后,借用电影《疯狂动物城》中的一句话:改变世界,从我做起,从你做起,从大家做起。如果对这个世界不满,对这个社会不满,请在抱怨的同时,从改变自己做起。

Last modification:February 14th, 2020 at 03:26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